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杏林文苑 >

2017年的第一场雪

时间2017-02-07 16:40  来源:未知   作者:网站管理员   点击:
清晨的寒风中,雪迈着轻盈的步子纷纷扬扬从天空之中飘落下来,像晶莹的玉蝴蝶在风中自由飞翔,像吹落的梨花瓣在翩翩起舞,更像带绒毛的蒲公英种子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把整个

 

清晨的寒风中,雪迈着轻盈的步子纷纷扬扬从天空之中飘落下来,像晶莹的玉蝴蝶在风中自由飞翔,像吹落的梨花瓣在翩翩起舞,更像带绒毛的蒲公英种子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把整个医院装点成童话般的冰雪世界。

刚刚下夜班的我,站在外科住院大楼前看着这些白色的小精灵们在我的身旁轻舞飞扬,我试探着用手去接住那些可爱的精灵们,看着它们在我的掌心嬉戏,一切都是那么有生机。不断地有上下班的人们匆匆忙忙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还有迎面而来的带着白帽子的各式小轿车缓缓驶入停车场。 

远处,一顶深色的雨伞逐渐占据我的眼帘,苍颜白发的老爷爷一手撑着伞,另一手紧紧握住老奶奶的手,随着老奶奶的蹒跚脚步缓缓前行,老奶奶埋着头用心的走路,老爷爷时而看看前方,时而侧首关注身旁之人,深色的雨伞的渐渐倾斜,任凭那些白色小精灵们调皮地驻足华发,任凭皑皑白雪不经意间湿润衣衫。当他们终于进入住院大楼后,老爷爷收伞,先拍拍老奶奶身上的雪花片,然后才开始打理自己雪鬓霜鬟的半边银白。相伴的人们在雪中漫步,不因为浪漫,但求一路相随到白头。

雪花依旧漫天飞舞,落在屋顶上,落在枝丫上,飘在行人的脸上,它们是遗落在人间的精灵,无声的坠落在岁月的沟壑间。(血液风湿科  向晓丽)

更多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