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要闻 >

1986年武当山发生车祸,“张湾医院”全力抢救 32年后北京夫妇到十堰叩谢

时间2018-11-29 15:07  来源:未知   作者:网站管理员   点击:
1986 年武当山发生重大车祸“张湾医院”全力抢救 32 年后,北京一对夫妇到十堰叩谢恩人 文、图 / 记者 张贞林 特约记者 李毅 蒋辉 “戴主任,我们给您鞠一躬,谢谢您当年救了我们;熊大夫

1986年武当山发生重大车祸“张湾医院”全力抢救

32年后,北京一对夫妇到十堰叩谢恩人

文、图/记者 张贞林  特约记者 李毅 蒋辉

    “戴主任,我们给您鞠一躬,谢谢您当年救了我们;熊大夫,我依稀还记得您当年照顾我们的场景。30多年过去了,这些依然历历在目。”26日上午,国药东风总医院来了一对不速之客,他们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找到了32年前救治他们的医生戴宗晴、熊淑媛、袁方均等,当面表达谢意。在这对夫妇心里,十堰是他们魂牵梦萦的地方。“这个地方,改变了我们的一生,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容不得你去评论。我们退休后,第一站就选择到十堰,沿着当年的足迹,来这里看一看,没想到还见到了当年的恩人,了了一个心愿。”

 

32年后,一对北京夫妇到十堰寻恩人

    26日上午,初冬的车城,暖意洋洋。从北京来的樊世彬、戚晓霞夫妇,怀着崇敬的心情走进了国药东风总医院住院部。他们俩相互搀扶着,在院区里转来转去,当走到医院行政楼前时,两人放慢了脚步。

    “就是这里,就是这个门,一看到这个楼梯道就想起来了。找到了,找到了这个让我们一辈子难忘的地方。”夫妻俩相对一笑,缓缓地向楼上走去。

     夫妻俩的思绪一下子回到32年前,那是个让他们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一段日子。

     今年55岁的戚晓霞至今还记得,32年前第一次踏进张湾医院(现国药东风总医院)的情景。“我当时有7个月多的身孕,从沈阳坐火车到十堰,来看望车祸中受伤的丈夫。”戚晓霞回忆,到医院后,医护人员服务热情,当时的妇产科熊淑媛主任将她带往丈夫的病房。“在去三楼的路上,我很焦急,不知道丈夫伤情的怎么样。一路上,熊主任就安慰我。”

      到了三楼,戚晓霞来到一间6人住的大病房,推开门,就看到了丈夫樊世彬,“全身上下包着纱布,就露出一双眼睛。”提及往事,戚晓霞泣不成声,“只要人在,什么都好。”

     由紧张不安,戚晓霞在看完丈夫后,肚子突然疼,陪在一旁的熊淑媛是妇产科大夫,伸手一摸,发现戚晓霞有宫缩。于是,医护人员赶紧将戚晓霞送往二楼的妇产科病房。经过会诊,戚晓霞出现早产迹象。医院就安排戚晓霞住院,顺利地产下一名男婴。

     就这样,戚晓霞一家与张湾医院(现国药东风总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他们心中,这里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容不得你去评论它。以至于32年来,工作期间虽然有很多机会,夫妻俩都不轻易来十堰,“因为这个地方太神圣了,我们不想匆匆忙的来,我们要从容的来,怀着一颗虔诚的心。”

     今年7月份,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的樊世彬正式退休,他和老伴决定,用一颗从容的心到十堰,到武当山,沿着当年的足迹,追寻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寻找当年的救命恩人,了却心中的夙愿。

下图为樊世彬夫妇在住院大楼七楼细看文化长廊

6.jpg


32年前,武当山严重车祸终身难忘

    在樊世彬、戚晓霞夫妇的讲述中,让时光倒回到32前,也就是198675日。那是樊世彬一辈子都不能忘却的日子,也是改变他一生的日子。

    1986年,樊世彬24岁,才华横溢,正在重庆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当年暑假,学校安排他带着机械系3个班近百名学生到二汽(现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实习。“当年,二汽是重庆大学机械系的实习基地,我们来的学生就多。”樊世彬回忆,75日,我们组织学生去武当山采风。“下午3点多下山的时候,车子行至乌鸦岭时,发生了翻车事故。”

    “太惨了,那个地方我至今都记得。前两天,我还上了武当山,车子一过太子坡,往上的地形地貌,我都记起来了,忘不了。”樊世彬回忆,当时下山有3辆车,“我坐的是最后一辆车,也是最后一个上的车,车上有36个人,其中有一位老者。”樊世彬上车后,发现没有座位,司机后面的两个学生让出了一个地方,他就和学生挤在一起,“山路弯多,我就紧紧抓住扶手。”

    樊世彬清楚地记得,车子离开乌鸦岭200米,在一个拐弯处,车子失控直接飞出去了,“撞在半山腰的一个山包上,车子的速度从40码瞬间变为0,车子滚下去的坡度有120度,最后车子落在公路上,挡住了本来在前面行走的1.2号车,上下落差近100米。”

    翻车后,樊世彬被震晕,直到被抬上卡车时才有印象。“后来,我们知道这辆车上的人,车厢前半部分的人大都活下来了,后半部分的人大都离去了。”樊世彬回忆,这次严重翻车事故,引起了重庆大学、二汽等单位的高度重视,立即组织力量前往武当山救援。医护人员把带去的点心、汽水分别喂给一个个受伤的同学,他们自己却没能吃上一口饭,进过一滴水。

 下图为张湾医院医护人员在武当山车祸现场救治受伤学生


张湾医院奉命抢救13名危重大学生

    在国药东风总医院寻访恩人中,樊世彬、戚晓霞夫妇得知当年救治他的戴宗晴、熊淑媛医生还健在,高兴得合不拢嘴,他们要当面向两位恩人表达谢意。

    一走进戴宗晴教授工作室,夫妇俩就向戴宗晴教授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您当年救了我们,看到您身体还这么好,我们的心愿就了了。”

    端详着面前的两位来访者,戴宗晴教授想起了当年医院全力救治武当山严重翻车事故伤员的一幕。

    戴宗晴说,当时的伤员都集中在丹江口市第二医院(草店卫生院),医院接到指令后,得知这些受伤者,都是临近毕业的大学生,祖国的宝贵财富啊!早到一分钟,也许就能多抢救一名伤员,多抢救一名伤员,就能减少国家一份损失。在短短25分钟内,医院当时出动了4辆救护车,血库的血全部带走不留一滴,91名原本即将下班的白衣战士,不顾劳累了一整天的疲惫,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应对临时发生的事故,一腔热情踏上了大营救的征途。

    “当时我感觉自己就像送战士打仗一样,不断地把医务人员、救护车派往武当山。二汽副厂长张煜及其他二汽总厂领导给我们下了特级命令:13名受伤学生一个都不能死一个不能残。他们是祖国的希望,你们是她们的希望,必须全力以赴,保障他们活下来!回想起当年那一幕,真的是柔肠寸断。”国药东风总医院名誉院长戴宗晴是当时事故现场抢救负责人,他回忆到。救援队到现场后,根据病情轻重,将伤者分类,分批运回医院治疗。

     对于樊世彬,戴宗晴记忆深刻,“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记得他是博士,伤情比较重,肋骨断了5根,脑外伤合并腹部外伤。”为了樊世彬的治疗方案,戴宗晴率领的治疗组与当时重庆大学、第三军医大学派来的专家组发生了分歧。起因是因为病人后腰身躯有一块黑色的淤青,专家怀疑已发生肾脏破裂,需尽快手术抢救,晚了会导致大出血死亡,重庆来的教授建议进行手术探查,戴宗晴建议保守治疗,他认为患者肾脏没有损伤,手术的话会造成损伤,不利于患者的康复,风险大。病人在即将被推进手术室前,戴主任坚持自己的意见,并让医生给病人导尿测试,结果尿样没有出血的迹象。

    “当时对治疗方案争论很大,二汽总厂知道后,就给我授权,由我决定治疗方案。”在戴宗晴的坚持下,对樊世彬采取保守治疗,最终治愈。重庆来的教授们对张湾医院的医疗技术心悦诚服。不无感叹地说,没想到一个山沟沟里的医院,居然有这么高明的医疗水平。

 下图为熊世彬夫妇当面感谢戴宗晴名誉院长和熊淑媛医生

3.jpg

“有生之年,希望为十堰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32年前,国药东风总医院(原张湾医院)上了年纪的医护人员,对武当山严重翻车事故的救援经历,历历在目。得知当年的幸存者到医院回访,国药东风总医院院长魏涧、党委书记李斌、副院长袁方均亲切地接待了来访者。

     副院长袁方均是当年参与救援的医生之一,“我当时是主治医生,接到命令后,就赶到武当山救人,半夜两三点就把危重病人拉回医院。”袁方均记得,当时为了救治这批伤员,二汽组织了后勤保障供应,还为病人们装了窗式空调。

     当年的护理小组成员王彩霞护士长回忆说:“刚开始时,这些学生们都沉默寡言。后来逐渐开朗起来,和我们唠家常,开玩笑,健谈多了。他们说从噩梦中惊醒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我们这些圣洁的天使,心里顿时温暖了许多。到了医院,也没有想象中那种恐惧和孤独,完全感觉在家里一样。他们说,护士阿姨们太亲切了。朴实的话语中,渗透着对我们的信任和肯定。我们感到特别欣慰。”

    在交流中,樊世彬、戚晓霞夫妇越发觉得,这趟感恩之旅收获很大,不仅慰藉了心灵,更让他们明白生命的不易。当看到十堰、张湾医院翻天覆地的变化,夫妇俩说,还想在十堰多待几天,再多看一眼这座城市,在脑海里留下更多的记忆。

    其实,这次感恩之旅,樊世彬、戚晓霞夫妇还有一个心愿,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为国药东风总医院的发展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夫妻俩希望在医院设立基金,奖励像戴宗晴教授、熊淑媛教授这样医德高尚、技术精湛的好医生。

下图为国药东风总医院院长魏涧、党委书记李斌、副院长袁方均与熊世彬夫妇座谈

4.jpg

下图为11月28日十堰晚报报道版面




更多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