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药东风总医院

新闻动态

“我能给他一次生命,也能给他第二次”

发布时间:2019-10-28 浏览次数:

 十堰晚报记者  张贞林  特约记者 蒋辉

“洋洋,你快点好起来,我的身体你别担心,你看我都能下床走路了。”28日下午,在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科病房里,今年50岁的欧学华看着在旁边病床上躺着的儿子贺洋洋,脸上露出了笑容。她捐给儿子的肾在儿子体内运转正常,换肾效果很好,她自己已经能够自由走动了。这是国药东风总医院首次利用腹腔镜技术摘取供肾,成功完成鄂西北地区首例亲属供体肾移植手术。

谷城小伙不幸患上尿毒症

“母亲给了我两次生命,我这辈子都报答不了她。”28日下午,在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病房,做完肾移植手术仅6天的贺洋洋,躺在病床上流着热泪说。母亲欧学华紧紧握着他的手,让他不要多想,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配合医生做好术后恢复,争取一家人早点回家。做手术以来,母子两人都是由父亲贺天安和姐姐轮流照顾,看到年仅26岁的贺洋洋再也不用忍受疾病的折磨,他们虽然疲累也值得。

今年56岁的贺天安谷城县石花镇人,在病房外他向记者讲述了儿子患病的情况。“儿子没上到啥学,一直在外打工。两年前,在应聘一家工厂的工人时,进行体检,发现血压比较高。”贺天安说,医生看了体检结果,也吃了一惊,因为儿子才26岁,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有高血压肯定不正常。在进一步检查发现,贺洋洋的肌酐高,经过治疗,一直降不下来,很快就发展到尿毒症。

贺天安一家靠务农为生,女儿出嫁了,一家人本想努力奋斗,给儿子娶个媳妇。然而,儿子的一场病,打乱了这个家的计划。不能外出打工的贺洋洋就待在家里,每周到县医院进行透析。

儿子的病情就像压在贺天安夫妇心头的一座大山,“做腹膜透析时,肚皮上开了一个洞,一根管子直接插进腹腔里;做血透时,又粗又长的针头从大腿的静脉插进去,他该有多痛苦啊!”贺天安说,管子和针头插在儿子身上,疼在她心里,“在儿子面前,我们强装笑容,眼泪只能在背地里流……”

大爱母亲决定捐肾救子

医生当时告诉贺天安夫妇,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是长期靠透析维持生命;二是接受肾脏移植手术。因为透析无法治愈尿毒症,只能维持生命,且必须忍受漫长的痛苦,生活质量差。欧学华和丈夫商量后,决定给儿子换肾。

今年春节后,欧学华给儿子说了换肾的想法,贺洋洋很反对,担心达不到预期的效果。经过欧学华夫妇的反复劝说,贺洋洋最终同意进行肾移植手术。

对此,医生表示,如果用社会肾源,至少要排队等一年半到两年左右;如果病人的直系血缘亲属愿意捐献肾脏,只要配型成功,很快就可进行手术。

听医生讲解后,欧学华和丈夫都愿捐献肾脏来救儿子,“我们不愿看儿子受苦,哪怕只有一天。”配型筛查结果显示,欧学华的肾脏可移植给儿子。

为了给儿子治病,贺天安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向亲朋好友借了8万元。在病友的介绍下,他们选择了国药东风总医院,给儿子做换肾手术。

医生腹腔镜下取供肾,鄂西北首例

对于贺洋洋的换肾手术,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专家经过慎重讨论,最终决定应用腹腔镜下摘取供肾。

在医院器官移植科、泌尿外科、肾脏内科麻醉科医生相互配合下,23日下午,专家们在腹腔镜下从欧学华体内切取左肾,移植到贺洋洋体内,手术约一个半小时。当天,母亲的肾脏就开始在儿子的体内发挥作用,贺洋洋能够自主排尿了。

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郭小军介绍,“将供体受到的伤害和不良影响控制在最小”是亲属间肾移植术的国际医疗准则。现代活体肾移植的伦理强调供体优先,即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供体安全,尽量减少创伤,尽早康复,腔镜技术能满足这一要求。

“腹腔镜下摘肾最大的优势是创伤小,恢复快,但技术要求高。”郭小军介绍,这种手术是在人腰部打四个孔,然后把连着电脑屏幕的一个摄像头从孔中伸进去,医生看着屏幕,最终开一个小口,把肾取出来。

“如果采取常规开腹取肾,将会造成一个30厘米长的创口,不利于上了供体的术后恢复。”郭小军说,活体供肾的摘取不同于一般的肾切除术,其手术的方式和目的都要围绕着保护肾功能进行,尤其是肾热缺血时间,有严格的时间限制。此次手术的成功填补了鄂西北空白,标志着鄂西北的肾移植技术又上新台阶。

目前,贺洋洋和母亲都在康复过程中。“28年前,母亲给了我第一次生命,现在,她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贺洋洋说,母亲的这份恩德,他无论如何都报答不尽。

为了给儿子换肾,虽然家里欠了不少债,可看到儿子一天天好起来,贺天安和妻子盘算着,“多挣些钱,早点还清债款,把日子过好了。”

器官捐献让更多患者重燃希望

献出您的爱心,就有机会拯救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给生命一份承诺,就可能为一个被疾病摧残的家庭重新带去笑语欢声。

郭小军介绍,从1979年至今,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科一步步发展,成为鄂西北地区唯一一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移植手术的种类、数量以及手术患者的存活时间等各项指标均处于全省前列。“手术结束后,患者家属都会感谢医护团队,我认为,他们更应该感谢捐献器官的人及其家属。”郭小军说,在目前的医疗水平下,大部分器官功能衰竭的疾病只能通过器官移植来挽救生命。器官捐献必须是自愿的,当捐献者和家属本身在面临生离死别的悲痛时,还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很不容易,“有些捐献是逝者本身生前的意愿,但更多的捐献决定需要逝者家属来做,所以更应该感谢他们。”

记者从市红十字会获悉,十堰自2013年7月启动此项工作以来,截至目前,十堰潜在人体器官捐献信息700余例,130多人成功捐献人体器官,使280多人获救。

十堰市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电话:8682758;国药东风总医院人体器官捐献工作站电话:822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