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药东风总医院

9年前,她在国药东风总医院换肾获新生 9年后,她在这里产子,完成生命的延续

发布时间:2019-12-06 浏览次数:

9年前,21岁的她,上大三,因尿毒症在国药东风总医院成功接受肾移植手术,迎来生命的新生9年后,她冒着风险,历经月怀胎,终于平安诞下6.9斤的宝宝,完成了生命的再次延续,成为鄂西北肾移植手术后怀孕生子第一人。

9年前患尿毒症,母亲大爱捐肾救女

4日,是产妇刘普宁生育后的第二天,一家人沉侵在家庭新成员的喜悦中。但是,对今年30岁的刘普宁来说,她心中感慨万分,因为她又一次完成了生命的延续。

让时间回到9年前,那是2010年5月的一天,在山东读大三的刘普宁突然大腿无力,几乎不能站立。六神无主的她,连忙给在老家陕西旬阳的父亲打电话。家人急忙到山东,将她送到国药东风总医院就诊。

2010年5月12日,刘普宁被确诊为尿毒症。“突然间我感到天塌下来了,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刘普宁说。

那段日子,一些亲友劝刘普宁放弃治疗,但生的渴望却在她心底时时回荡,深夜里无声的泪雨湿透了枕巾。病房里,年过半百的父母陪刘普宁解闷,告诉她天无绝人之路,“咱们透析,等肾源”父母一直安慰她,帮她树立信心。

刘普宁在医院透析了两个多月,一直没等到合适的肾源。刘普宁父亲想,女儿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她应该活在五彩斑斓的世界中,而不是躺在病床上和痛苦作伴。

父亲决定为女儿捐肾!可是,这个想法遭到妻子的反对“家里条件,我靠养蚕挣一点钱也只能补贴家用,女儿治病借的钱要还,家里还要靠你呢!”二老在病房外争吵着声音传进了刘普宁的耳朵里。

得知父母要为自己捐肾,刘普宁哭了,她一次又一次拒绝了父母的好意“之前我只是失望,现在我害怕了,我怕拖累父母,好几次我很想悄悄地走掉,躲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或者干脆结束自己的生命。”忆及往昔,刘普宁泣不成声。

刘普宁的父母不甘心,就轮番劝说女儿。拗不过父母的刘普宁,最终接受了父母的建议,妈妈捐一个肾给她。

2010年7月3日,刘普宁进行肾移植手术。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团队全力以赴,母女肾移植手术成功。时任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的魏涧(现为国药东风总医院院长)和患者同乡,他这位母亲的大爱感动,嘱咐医护人员要细心呵护她们,并个人捐赠价值近3000元的药物。

术后,刘普宁恢复良好,两个月后重返学校,顺利完成了学业。之后,刘普宁将7月3日作为自己的第二个生日,每年的这一天她都给母亲打电话,给为自己做手术的医生发短信表示感谢。

爱情让人感动,怀孕让人喜忧参半

2016年,刘普宁遇到自己的另一半。这个男人叫魏道武,善良他知道刘普宁接受过肾移植手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她。

“两个人能走到一起是种缘分,喜欢一个人就要去接受她的一切,我接受刘普宁的全部。”2017年9月,两人喜结连理,婚后家庭生活和睦。在一家人的努力下,他们还清了治病借的钱。

婚后刘普宁,很想要一个孩子,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丈夫,但被拒绝了。魏道武知道妻子的身体情况,生孩子风险太大了。他为了安慰妻子,就对妻子说“咱们去领养一个”。

丈夫越是对自己好,刘普宁越觉得惭愧,她在心中暗下决心,要给丈夫一个完整的家。于是,她不断地给丈夫做工作。“老公,我们定个约定吧,要是2019年怀上就生,怀不上就去领养一个。”

之前,刘普宁曾向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郭小军咨询相关事宜。郭小军告诉刘普宁,肾移植受者术后属于高危妊娠,妊娠期间容易出现移植肾功能丧失,此外还可能出现各种妊娠期并发症、胎儿并发症等风险,致使大人和胎儿的生命、健康受到威胁。

在刘普宁的一再坚持下,郭小军对刘普宁的口服药物进行了调整,并积极联系妇产科给她专业的建议。

上天似乎听到了刘普宁的心声,2019年3月,刘普宁怀孕了。在当地医院检查出怀孕后,刘普宁十分激动,并下定决心一定要生下来。可是家里人得到这个消息后却喜忧参半,喜的是家里将迎来一位新成员,忧的是他们不知道刘普宁和胎儿能否渡过难关。怀孕期间,一家人对刘普宁照顾无微不至整个孕期,刘普宁胖了20多斤。

怀孕的刘普宁一直和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科、妇产科的医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经常向医生咨询健康指导,整个怀孕期间比较平稳。没料36周+2天时,刘普宁出现宫缩等早产迹象,一家人忐忑不安,决定立即入院。朋友们都劝她去西安大医院,可是他们坚持到给她第二次生命的国药东风总医院。刘普宁说,在这里,他们一家人放心。

多科室保驾护航,产妇平安诞下健康宝宝

肾移植后再产子,这在鄂西北是头一例,医院此前没有过这样的案例。医院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检查会诊,考虑刘普宁有宫缩、贫血、血小板低等情况,但仍有保胎的条件,为了腹中的胎儿能够足月生产,妇产科医护人员对症治疗、精心护理,还考虑到她们家是精准扶贫户,主动提出免收保胎期间全部的床位费用,并且免费为她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及其他的处理。这也使刘普宁心头更加感到了温暖,紧张焦虑的心,也随着腹中胎儿的渐渐稳定而放松下来。“这里还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温暖”刘普宁说。

期间,妇产科多次邀请器官移植科、麻醉科会诊,最终制定了周密的分娩计划。

12月3日7时许,刘普宁在多个科室专家的陪伴下,满怀信心地进入手术室,而一家人则怀着忐忑的心情守候在手术室。

“哇......哇......”上午8时10分,一阵响亮的啼哭声传到刘普宁的耳朵里,她激动地流下热泪。

不多时,一个6.9斤重的健康男宝宝被抱出手术室,看到孩子的魏道武手不停地颤抖,一半是看到孩子的兴奋,一半是担心爱人的情况。医生告诉他,母子平安,一家人久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术后,国药东风总医院妇产科和器官移植科的医护人员都纷纷来看望刘普宁,并献上鲜花。

医院妇产科主任柯丽娜介绍,目前产妇身体各项指标都比较正常,婴儿也十分健康。肾移植后9年,平安诞下6.9斤重的健康宝宝,这在鄂西北医学史上是第一例,在全国也不多见。

肾移植患者怀孕生子有多大风险?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郭小军介绍,妊娠很可能会加重肾脏负担,引起肾功能的变化;怀孕还会导致免疫力下降,进一步增加移植患者感染的风险;移植患者在妊娠过程中发生流产、早产或妊娠高血压综合征的几率也较常人高。

“我们对刘普宁妊娠、分娩需要应对的各种风险进行充分评估,多学科的合作指导和监测,以确保母婴与移植肾的安全。”郭小军说,目前,全国肾移植女性怀孕生子的例子不多,很少见,刘普宁在肾移植9年后,能平安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可以说创造出了一个奇迹!(宣传科  樊帅 蒋辉

下图为妇产科、器官移植科看望产妇。

下图为产妇一家人。

下图为好心市民看望产妇。